您所在的位置: 自強風采

劉飛:命運不公于我,我亦負重前行

發布時間: 2020-11-26 09:52:22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劉飛 | 責任編輯: 吳一凡
分享到:0

我叫劉飛,是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內分泌與代謝病科主治醫師。在2020年年初疫情暴發時,我作為“河南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成員,支援武漢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而我的另一個身份是一名肢殘人士,在1歲時我意外遭遇火災,導致我全身多處燒傷,右手受傷最嚴重,留下了肢體三級殘疾的終生遺憾。

最初,我內心抗拒自己是一名殘疾人,因為我覺得別人能做的事情,我也能做到,同時我也擔心殘疾人身份給我帶來過多的壓力。如今,我希望通過自己的故事,為殘疾人兄弟姐妹們傳遞正能量,向社會證明殘疾人同樣可以勇于擔當,為社會負重前行,殘疾人朋友們同樣可以擁有充滿光明與希望的未來。

記得張海迪曾說過一句話:“活著,就要做個對社會有益的人”。她那種“自強不息,頑強拼搏,勇于擔當”的精神,從小就給了我莫大的勇氣與動力,在成長路上我不斷克服重重困難,期盼自己長大后也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益的人。但殘疾人朋友所要經歷的苦難和付出的努力是常人難以想象的,我們不僅面臨身體缺陷所帶來的種種困難,同時還可能遭受來自周圍異樣的眼光。記得高考前體檢時,體檢醫生看著我的手,問我要報考什么專業,我說想當醫生。而他的話狠狠地刺痛了我,說像我這身體條件一輩子都不可能成為醫生。我既沮喪又害怕,但我不認命,通過刻苦學習,終于考上了南方醫科大學的臨床醫學專業,感謝大學沒有因為我的身體條件拒收我,還記得輔導員說學校不會拒收任何一個學生。上大學后我才發現,當初體檢醫生的話并不完全沒道理,肢殘帶給我的困難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因為想成為一名合格醫生必須要掌握基本技能操作,比如穿脫手術隔離衣、解剖、縫合、打結等,而這些都需要通過雙手操作完成。我不認命,通過不斷克服困難,順利畢業后我考上了鄭州大學研究生,有幸師從內分泌科秦貴軍教授,再后來進入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工作,如愿成為了一名內科醫生。這一路的艱苦磨煉,已然成為我與命運抗爭的見證者。我想借電影里哪吒的一句話來鼓勵殘疾人朋友們,“我命由我不由天,若命運不公,就和它抗爭到底”。

義無反顧支援武漢

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發,醫院黨委響應國家號召,積極組織大家抗擊新冠肺炎疫情。2月3日早,我主動請纓支援武漢,這不僅源于我的職責,也源于我內心的英雄夢。2月3日晚,正與家人吃晚飯時,突然接到科室通知說:“趕緊收拾行李到醫院,隨時準備出發去武漢”。我內心一陣慌亂,就像立馬要上戰場一樣,我承認此時此刻內心是害怕的,因為此時武漢的疫情已非常嚴峻,而我將要面對的是無孔不入的病毒。太太也很驚訝,因為我請戰支援武漢抗疫的事并沒有和家人商量。由于時間緊迫,她并沒來得及問太多,匆忙幫我收拾行李,然后送我去醫院。去武漢前線,最舍不下的還是孩子,小寶剛滿3歲,離家前特意拍了一張全家福,我真怕萬一回不來,也能減少點遺憾。和太太告別時,她遲遲不肯往回走,我看見她眼淚在打轉,她的不舍與擔心我都懂。但既然選擇支援抗疫前線,縱使危險重重,我當義無反顧。

克服困難展開救援

2月4日早,省衛健委和醫院領導為我們援鄂醫療隊舉行了簡短的出征儀式,科主任秦貴軍老師一大早便趕來為我送行,出發前緊緊抱著我說:“孩子,加油,一定要平安回來,一定要平安回來!”,一向嚴肅的秦老師那天哭了。2月4日晚,我們乘坐國家衛健委安排的高鐵抵達武漢站后,發現平日熱鬧非凡的車站異常安靜,氣氛頓時緊張了起來,隊員們紛紛換上了N95口罩。乘車趕往駐地酒店的路上,發現武漢夜景很美,與之形成對比的是,街道卻空無一人。

2月5日,我們參加了武漢第一家方艙醫院——江漢方艙醫院的交接儀式,這是由武漢國際會展中心臨時改建而成,進到方艙醫院內,發現很多工人正在緊張施工,床和被褥有一部分甚至是軍用品。2月5日晚便接到通知,上級要求我們醫療隊當晚進入方艙醫院內展開救援,收治新冠肺炎患者。進艙前我們11名醫生合影,集體高喊“中國加油!武漢加油!鄭大一附院加油!”。新冠肺炎患者源源不斷的被送到艙內,當晚我們11名醫生收治患者達200余人,并給每位病人做了詳細的病史記錄。武漢的冬天本就十分寒冷,那晚又下著雨,由武漢會展中心改造而成的方艙醫院空曠且透著冷風,猶如一個大冰窖,每個病床都備有保溫毯,但醫生卻什么也沒有。我們忙完坐下來休息時,凍得渾身發抖,就算穿著保暖內衣也抵不住這濕冷。經過一整夜的奮戰,身體已疲憊不堪,脫下防護服發現里面衣服已濕透,摘下口罩發現臉被口罩和護目鏡勒出道道痕跡。

image.png

11名醫生首次進入江漢方艙醫院前合影

接下來幾天,病人越來越多,我負責5區的53張床位很快就住滿了患者,工作量越來越大,每次進艙后一刻也停不下來,每次進艙都是一場戰斗,不僅需要體力支撐,精神上也是一種考驗,用同事的話形容:“一起進艙等于一起扛槍”。每次進艙都穿尿不濕,至少8小時不吃不喝,查房耗時4個小時,由于戴著護目鏡和口罩,查房時說話多,很容易出現頭暈頭痛缺氧癥狀,難忍時不得不休息一會再去查房,但我們從沒放棄。在艙內絕大部分醫患關系和諧,病友之間相互鼓勵、相互幫助。另外,我們守護病人的同時,也有人守護著我們,那就是感控醫生和警察。由于我右手不便,每次系口罩的時候,都是我們團隊感控醫生婁昊幫我;每當有突發狀況的時候,警察同志總是第一時間出現在我們身邊,感謝他們。

image.png

劉飛在江漢方艙醫院內的日常查房

除了艙內救治工作,趙松隊長每天晚上召集大家開會,關心大家的健康狀況,詢問當天的工作量,討論要改進的地方,布置下一步工作重點,開展黨務工作等。由于方艙醫院沒有歷史經驗,我們團隊前期給醫院提出了很多意見及改進方案,在各方共同努力下,醫院各項流程逐步完善,醫療救治工作順利推進。

3月9日,隨著最后一批患者康復出院,江漢方艙醫院在運行34天后正式休艙。雖然我們在方艙醫院的工作告一段落,但此時武漢的疫情尚未結束,仍有大量重癥患者在定點醫院治療。3月14日,我們再次簽下請戰書,去踐行“若有戰、召必回、戰必勝”誓言,隨時準備再上戰場,不勝不歸。

不辱使命凱旋而歸

通過在方艙醫院與病魔奮戰的34個日夜里,我們團隊共收治523名患者,治愈出院患者401人,轉出重癥患者122人,實現了患者“零回頭、零死亡”,醫護人員“零感染、零事故”,圓滿的完成了此次援鄂任務。最終,我們援鄂醫療隊獲得了“全國衛生健康系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進集體”和“武漢市工人先鋒號”。我也在前線火線入黨,成為了一名中共預備黨員。

image.png

劉飛在江漢方艙醫院門外黨旗下留影

image.png

劉飛結束在河南省省委黨校的隔離觀察

image.png

劉飛獲“最美逆行者”榮譽證書

image.png

河南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集體合影

回看出發當天母親發的短信“全家人大力支持你去武漢抗疫,要對國家負責,也要對自己負責,望你凱旋而歸,回到家人身邊,媽需要你,孩子們更需要你?!毙闹懈锌f千。經此一役,我內心充滿感激,感謝國家,感謝醫院,感謝戰友,感謝家人!

(作者: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河南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  劉飛)



两个男人整夜摸搓揉我的奶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