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聞資訊

11天譯出6本“書” 成都一盲人媽媽想為普及盲文“做點事”

發布時間: 2020-07-06 10:31:30 | 來源: 中國新聞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 吳一凡
分享到:0

在成都一家盲人按摩店里,34歲的鄭明送走一位客人,迎來了短暫的休息時間。她摸索著走進室內,拿出專門寫盲文的紙筆,一旁的志愿者為鄭明閱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知識,她則快速地用形似錐子的筆將其翻譯成盲文,刻在紙上。

image.png

鄭明在志愿者的幫助下進行開展翻譯工作。受訪者供圖

她計劃將新冠肺炎的基本情況、傳染途徑等內容落于紙上,還打算將正確洗手、消毒的方法以及如何將防控滲透進日常生活等內容綜合記錄,讓更多盲人朋友通過這份“指南”了解新冠肺炎并且做好防護?!坝捎诿と丝床灰?,對外界情況不能及時了解,因此熟悉防控方法、隨時做好防護尤為重要?!?  

這是鄭明志愿翻譯的第二個“作品”。日前,她在志愿者的幫助下,用11天時間將雜志里關于養生健康常識的內容,翻譯成共10000余字的6本盲文“書籍”,供周邊的盲人朋友“閱讀”。

出生于1986年的鄭明,從小因眼疾而失明。在特殊學校就讀期間,她掌握了盲文,也喜歡上了這種幫助她認識世界的文字。平日里,她常去圖書館借閱盲文書籍,喜歡將一些喜歡的內容記錄在紙上,還創作過話劇。

翻譯初衷:幫助聽力不便的盲人朋友

談及為何要將健康知識翻譯成盲文,鄭明說,自己所在的按摩店是周圍盲人朋友的“聚集地”,大家平時對健康養生知識很有興趣,對新冠肺炎疫情的防護也十分重視?!半m然可以用軟件把文字掃描成音頻,但是對于耳朵不好或者年紀大的盲人來說,不僅不方便,也很難記住或者深入理解?!?/p>

image.png

翻譯中的鄭明。岳依桐攝

寫盲文時需要專門的盲文寫字板,寫字板分為上板和下板,下板用于固定紙張,限定寫字的范圍,上板則有許多格子,每格里有6個小坑,就是盲文書寫的“點”。鄭明一邊用盲文筆在不同位置刺下圓點,一邊解釋道,“每個拼音字母對應不同的點數和位置,盲人閱讀時,就用手指觸摸凸起的點位,從而識別文字?!?/p>

image.png

翻譯中的鄭明。岳依桐攝

盲文紙很厚,寫字的時候戳破紙張需要力氣,同時,盲文以拼音形式呈現,書籍上的一個漢字寫成盲文往往篇幅更長,10余字的短句用盲文呈現可能要占小半頁篇幅,長時間寫作下來,手掌酸痛、手指起繭是常有的事情。但鄭明樂在其中,“我喜歡寫字,感覺很真實,而且我做的事情是有意義的?!?/p>

image.png

鄭明在志愿者的幫助下進行開展翻譯工作。受訪者供圖

翻譯并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過程中往往需要反復閱讀訂正,有時候一段話志愿者們要反復讀上數十遍。幫助鄭明開展翻譯工作的四川益路同行慈善服務中心志愿者李曉輝說:“雖然閱讀的過程很累也很枯燥,但是看到鄭明每天不懼辛苦,堅持翻譯的認真勁頭,就會想幫她快點完成這項‘任務’?!?/p>

未來愿望:為普及盲文“做點事”

除了忙著翻譯防疫知識以外,鄭明還會帶著按摩店里的盲人朋友一起閱讀她此前翻譯的健康常識。她說,隨著手機、電腦等科技產品的普及,其實很多盲人都認為學習盲文沒用,或者平時不愿意閱讀盲文書籍。

“但對于盲人來說,盲文是唯一通用的文字,用處很大?!编嵜髋e例道,“比如參加朗誦活動,內容太多不能背下來的時候,肯定需要一邊摸盲文一邊朗誦?!?/p>

image.png

鄭明帶動同事一起閱讀翻譯的作品。岳依桐攝

鄭明表示,雖然盲文在她身邊的盲人朋友中普及程度不是很高,但她翻譯出來的東西仍然獲得了肯定,也帶動了一些盲人朋友開始學習盲文?!翱吹竭@些變化我就覺得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以后我還會堅持翻譯更多東西給大家,想為普及盲文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p>

image.png

鄭明在閱讀自己翻譯的作品。岳依桐攝

“我老公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编嵜麟p手摩挲在卡其色的紙頁上,頭微微靠近,左手手指熟稔地數著列數,右手則在凸起的圓點上飛快滑過,她一邊核對著剛翻譯的內容是否有誤,一邊笑著說,“之前他覺得我做翻譯這個事情吃力不討好,現在他是我的頭號‘粉絲’,以前不懂盲文的他也準備開始學習了?!?/p>

image.png

鄭明在閱讀自己翻譯的作品。岳依桐攝

在鄭明家中,堆放著厚厚的盲文紙,雖然不仔細看就是一片空白,但其實上面密密麻麻的圓點凝聚著鄭明的心血。里面有記錄著她每天心情的日記,也有她創作的話劇。

“我叫陶妮,我們的故事就在這棵香樟樹下開始了,正是這段純真的友誼讓我們的心聚在了一起……”在紙上寫完話劇后,鄭明會將其再記錄在電腦上,并發給朋友們看?!暗任业呐笥讯紝W會了盲文,我就把紙質版給他們看,希望有一天我們能嘗試一下當演員的感覺,將這個《香樟樹》劇本演出來?!薄 ?/p>

如今鄭明有一個兩歲的兒子,兒子視力也不好,所以她想用自己對盲文的熱愛和堅持感染兒子,讓他從小耳濡目染,能夠學會盲文并理解盲文的美。

image.png

鄭明在整理自己翻譯的作品。岳依桐攝

“雖然現在電腦、手機都很方便,但這些高科技產品并不是我們生活的全部?!毙菹r間告一段落,準備繼續工作的鄭明將盲文紙筆放入柜子中,“愿通過我的努力,讓更多盲人朋友學會盲文,喜歡上用盲文寫作的感覺?!?/p>

两个男人整夜摸搓揉我的奶头